高以翔倒下背后是娱乐圈007之痛 胃出血长肿瘤不睡就会挂掉

目前,高爸爸和高妈妈已经到达医院,70多岁的他们,正在承受着巨大悲痛,还反过来安慰《追我吧》工作人员:“不是你们的问题,你们也不会愿意发生这种事。”

大概正是因为有如此修养和宽容的父母,才会培养出了如此绅士又温柔的儿子吧。但父母的善良,并不能掩盖节目组出现的诸多漏洞。

直接将高以翔推向死亡的原因,是心源性猝死。这一简单病名的背后,却可能是诸多诱因:高强度的工作安排,高难度的环节设置,节目安全保障工作没到位,错过了黄金抢救时间……

27日凌晨1点45分,高以翔录制《追我吧》跑步中昏迷,倒下前一刻他呼喊着,我不行了——到此为止,他已连续工作17小时。

今年以来,“996”的问题一直被津津乐道,而影视传媒行业亦是重灾区之一,甚至已经形成了畸形观念——

996都不算什么,007才是业内潜规则,不止是明星,小到艺人助理,大到节目制作方,每一个环节都在“过劳”,娱乐至死真正变成了娱乐致死。

今天,我们汇总了明星、影视综工作人员、媒体、观众的不同声音,试图还原在夜幕降临之后,一期期熬夜录制中,他们都在做什么,又有哪些冲突与矛盾正在暗流涌动——

录了两期就执意退出的钟楚曦称,她缓了半个月,甚至吃了三天速效救心丸,“太累太累了,心脏真的会受不了”。

就连平时以喜欢运动号称的陈伟霆,也曾在采访里“吐槽”节目强度——“我一直说我喜欢运动,但没有说到这个地步,到凌晨6、7点还在(跑)”。

《这就是街舞》也一直因为“熬夜”被人诟病,韩庚曾开玩笑式怒斥,从晚上7点开始通宵录制,整整录了20小时。

易烊千玺也和黄子韬一起录制节目,在他的记忆中,《这就是街舞》通常下午开始录制,最晚可以录到第二天早上8点,不仅四个队长受不了,100名舞者也受不了。

《演技派》中,王玉雯凌晨4点半开工,一直到第二天早上6点半才收工,连续工作26小时后,9点又得起床。她最大的心愿是,能保证4小时睡眠时间。

《中国有嘻哈》不少海选被淘汰的rapper,在微博说过节目组战线长;《声入人心》选手们也直言不讳,连续排练13个小时、不吃午饭晚饭其实是常态。

当时接手了某个卫视的盛典,当天录制时间其实不算长,也就7、8小时左右。但是留给我们制作的时间,却非常非常的短促——需要4天内产出时长3小时的卫视播出版本,其中包括了包装、审片、运输环节……我们人肉送带子的交通时间,也算在4天之内。

我清晰地记得,这4天的吃喝拉撒都在公司,2天也就睡了3个小时。在某个熬夜的晚上,我能明确感受到我的大脑已经缺氧,它在告诉我:只有30秒了,你必须要睡,否则就会挂掉。

但是我真的不能睡,因为工作还没有做完;实在不得已得睡的时候,就会交代我的同事,“拜托一个小时后把我叫醒,否则就会耽误工作。”

录制节目时,没有休息日,通常每天平均工作17、18个小时,有一周我每天只能睡两小时,睡眠严重不够,整个人眼神都是呆滞的,严重到只要有个地方靠着,站着也能睡着。

其实,我觉得大部分的加班时间是非必要的,比如说晚上10点录制节目,可能下午2、3点钟就得侯着了。

还有一点,你所接触的和你实际的收入差距较大,可能拿着三四千的工资,出去却住着五星级酒店。小艺人们更不必说了,各种派头都需要花钱,所以会渐渐地陷入名利场中。所以你能看到,一个彬彬有礼的素人,到稍有名气后的膨胀……

在这个圈子中,我开始迷失自己,学会了抽烟,讲脏话……因为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我只能感受到负能量,再也不想接触,于是不到一年我就离开了。

一般通宵录制结束时,大概凌晨5点多,我陪着选手换衣服、卸妆后,差不多早上7点可以回到酒店,正好赶上早餐。去年是我吃早餐最多的一年,因为通宵多啊,一天能睡到3-4小时就算不错了。

没有录制的时候,我们上班时间也是从下午一点开始,上午永远都找不到人,并不是朝九晚五的工作——

提前拿到手的台本里,写着录制当天的流程——下午2点节目各工种集合彩排,5点节目导师抽签,6点半节目嘉宾彩排,晚上9点才是正式录制,媒体专访则从早上10点开始。

我很好奇,没有人质疑过为什么不能中午开始录吗?同事说:“有,但你觉得有人在乎一个新人的诉求吗?”

早上10点钟,我带着记者去等候艺人专访,无数次询问何时能采访,可一直等到凌晨4点,节目组说:“我们也不知道谁有时间,你得等”。

在彩排时,灯光、投屏、工作人员、主持人,节目组总会出现各种差错,但他们又不愿意压缩每个环节彩排的时间,两者相互影响,时间就会往后延伸。

正式录制往往是深夜12点,散场时间也到了早上7点,我睡了2个小时又赶回现场,部分工作人员已经开始重复第一天的工作,有人躺在后台,走在前面的同事回头叮嘱我:声音小点。

一场录制三天时间,他们能休息的时间只有每天这短短的一个小时,导演的时间更短,常常几天只睡30分钟。

棚里灯光炙热,空气不流通,在里面呆久了胸闷得很,我吸入的每一口气都在压迫自己的心脏,感觉下一秒就要撕裂开。

我最喜欢的是娱乐圈有突发新闻,而最讨厌、最害怕的也是有突发新闻,因为那意味着——我必须随时待命,随时stand by。

大年三十晚,别人看着春晚,我还要盯着每一位明星什么时候出场,或者是闹出了什么段子,想起要吃年夜饭时,早就凉了;

鹿晗关晓彤在国庆假期最后一天公布恋情时,我是在高铁上码字;至于电影看了一半、饭吃了一半,便开始打开电脑工作,我的朋友早就见怪不怪了。

以至于现在已经养成了习惯,只要出门,我一定会要带着电脑,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新闻会不会在下一秒发生。

别人都会羡慕我的职业,因为可以见到无数的明星,但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份“光鲜”的背后是什么——

长期饮食和作息无比混乱,一年后,我的失眠越来越严重,经常性躺在床上,瞪着眼睛到3、4点。紧接着,6点半又要起床。

我晚上8点就到了酒店,但此时主持人还在彩排,除了椅子和舞台外,什么都没准备好。待了30分钟后,现场安保用清理现场的理由,把我们赶到了酒店大堂。

黄磊也说,“我试过凌晨三点半拍戏,但凌晨三点半开发布会,还是头次。”为了节省时间,节目组把专访变成了群访,大家挤成一堆,艺人和记者都疲惫不堪。

正式收工时,已经是早上5点半,然而7点半我又得飞回北京。一夜无眠,我回到酒店匆匆取了行李后,又继续奔波在路上。

还有一次是《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二季,节目组原定群访时间是晚上11点。可实际上,等嘉宾们录制结束、群访线点。

群访结束,艺人们去出席庆功酒会,凌晨2点回到专访间,3点才正式收工。当时我的脑子已经接近空白,注意力大幅度下降,坐在对面的张嘉倪买超夫妇,状态也好不到哪儿去,哈欠连天,话都不愿意多说。

套着“娱乐”行业的帽子,这一行变得光鲜亮丽,这个工作比起宣传艺统,其实没有那么严格的加班时长,但是你必须保持24小时的精神集中,晚上到家23点打开继续处理工作,是常有的事。长时间的高度紧张和没有准确的生物钟,导致我长到了卵巢肿瘤,但开完刀,我还是继续工作了。

而一旦遇到需要艺人配合的项目,基本上要统筹的事情更多,遇到过最惨的一次,大冬天在没有任何暖气的室外停车场进行拍摄,早上6点拍到第二天凌晨5点,因为要协调导演和各种大小事,基本全天站着,坐下来的时间加起来不到1个小时,早上回到家,整个人都浮肿了一圈,脚已经快要撑破鞋子,脚背顶着鞋子,十分难受。

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节目组让张杰和另一个肺活量很大的素人一起在玻璃管里吹乒乓球,张杰一开始就说了这个游戏很危险,但是没有用。到他的时候,直接晕倒了,脸砸在凳子上,有工作人员说,“脸已经淤青了,赶紧去处理。”

于是节目组把人扶下去休息,一点表示都没有,而是继续录制。大张伟还对游戏安全提出了质疑,大意是对某位导演说,“合着晕倒的又不是你们”,也没人管,就这么继续录,当张杰没来过一样。

我们歌迷虽然特别担心,但也没有闹,而是继续配合录制,等到结束时已经凌晨四五点,还是因为张杰晕倒才提前结束的。录制结束后,节目组给每人发了个汉堡和牛奶,冷到难以下咽…

节目录完后,现场导演对我们说,“张杰老师没有大碍,请大家不要传播这件事。”——完全是命令的语气,所以歌迷才难以忍受,想要节目组给一个解释,并且给张杰道歉。

到了录音棚外面,有另一名导演进行了所谓的解释,先是给自己推卸责任——一口一个,“你走人行横道都有风险”;

我记得特别清楚,今年7月21日是某舞蹈综艺总决赛,节目组要求11点到现场取票,但由于给出的具体取票时间和地点不明白,大家就一窝蜂地挤在那儿排队。

等到正式开始录制,已经是下午2点多,我在里面一共待了14个小时,中途没有休息。直到晚上11点,由于节目组需要重新搭建舞台,这才暗示我们可以先行离开。

由于折腾了一天我都没有吃东西,这个时候我的心突突地跳,冒着虚汗,身体特别难受。白天安检时,节目组不允许带水,也不能带吃的。

他们称,可以在场馆里买。可实际上,场馆里的食物贵得吓人,一个热狗40块,一个汉堡50块,一杯可乐15块,一杯矿泉水10块。我买了一个汉堡后,被油腻吐了。

2个小时后,凌晨1点左右,舞台搭建完成。凌晨2点,录制终于结束,我感觉半条命都没了。在打车时,也听到有观众在抱怨,“节目太熬人,下次给钱都不来。”“再熬几次,命都没了。”

不仅《追我吧》这样的棚外综艺喜欢晚上录制,就连不那么受围观群众影响的棚内综艺,也基本晚上开工,似乎已是不成文的规矩;

前不久曝出的网易员工被暴力裁员,他便在自述中写道,5年强制加班近4000个小时,经常工作至凌晨2、3点,最后只拿到1天加班费,还落下了心脏绝症;

前几天,工银瑞信基金的26岁女生因为压力过大;昨天,“四大”之一的普华永道,32岁男员工心肌梗塞猝死……

社会的节奏越来越快,快到无论什么都得拼手速,而不管什么行业,似乎只要不加班就是不正常的。前几年,甚至还产生了这样的论调——“没有见过凌晨4点城市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可是,加班永远不能和敬业画上等号,除了自己,没人知道超负荷的加班背后,究竟是因为工作太多,还是不合理的制度。

拿高以翔这件事来说,当他被曝领着15万工资录制综艺后,有一些网友发表意见,觉得他拿了节目组这么多钱,拼命就是应该的。

可是别忘了,一方面,明星的薪酬与名气相挂钩,更何况这一次录制高以翔已经自降身价友情参加。另一方面,在节目中录制中他连轴转、半夜奔跑,已经足够敬业。

观众不关心艺人的业务能力,只关心艺人会不会做饭,有没有CP,儿子可不可爱…一旦偏离了本心,艺人也就毁了。

拼命工作为了生存,但人们首先都要为自己的身体打工。身体是“1”,金钱、名利则是“1”后面的无数个“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