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缅北电诈头目祝寿”?明星代言刷新下限

据上游新闻报道,白应苍是苍胜科技电诈园区创始人,国内明星网红为其站台祝贺,这不是在广大人民群众的雷区上蹦迪嘛。

祝寿视频中涉及多名熟面孔演员,包括出演《大宅门》的国家一级演员杜旭东、参与《故事》拍摄的香港演员曹查理,其中名气最大的莫过于有奖门人之称的曾志伟。

杜旭东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发布一则道歉视频,他表示当时碍于情面才配合录制了这个视频,自己并没有查证此人的身份背景。

而曹查理的回应就显得真诚不少,直言自己是在经理人的劝说下拍摄的该视频,“我就是为了钱拍这个段子,因为我要生活,我要吃饭,没办法”。

咖位最大的曾志伟则搬出“我有一个朋友系列”作为挡箭牌,解释称是应内地朋友的要求,祝贺朋友的朋友。

有记者调查,明星送祝福早已明码标价形成了产业链,祝福内容分对个人祝福和商业祝福,具体报价根据明星咖位从几百块到几十万不等。

在三姨丈的二舅的大孙子婚礼上,看到了数位天王巨星的祝贺新婚视频,当时我对主人家的人脉资源感到震惊,现在才后知后觉,原来一切都是可以用钱买到的。

有专门从事销售祝福视频的店家介绍,祝福视频的价格根据定制内容的不同价格也有所不同,相对普通一些的视频可以卖到成百上千,专业的私人定制甚至可以卖到五位数、六位数的高价。

这位店家还提供了一份“明星价位表”,上面显示多位一线知名艺人报价均超过五位数,其中标价最高的为12万元起。

据《互联网品牌官》了解,这是圈内心照不宣的赚外快方式之一。尤其是对于一些新人、过气老艺人以及二三线艺人来说,这更是一种生存渠道。

可是对于一些当红艺人或一线大牌明星,他们很有可能被中介方当成了招摇撞骗的招牌,以此吸引流量。

缅北家族的祝福视频曝光后,某些人就拿着类似的艺人祝福视频为例子,甚至造谣其有偿录制视频,关晓彤和檀健次就是此次事件中被波及的艺人。

对于有偿录制祝福视频的传言,檀健次方工作人员回应称:“这种竟然真的会有人相信吗?太假了吧。太离谱了,我们也让法务排查看看。”

关晓彤经纪人霍东杰直言:“完全是假的,这种事情就没存在过。我们不会开放这样的窗口和渠道的。”

他还补充到,几年前曾有人邀请过关晓彤入驻某平台,可以报价给别人录制视频,但团队在评估后拒绝了,“不可能靠这个东西去赚钱,我们就是演员,主要业务是完成自己的演艺工作。”

“我是杰伦,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有人欺负你就告诉我,我龙拳、双节棍打他。”

冒用或盗用明星的身份进行商业活动,商家这种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明星的肖像权、姓名权等,一告一个准。

早在2017年,知名艺人杨迪就曾给某网贷App录制宣传视频。在2020年该P2P平台被爆出“”事件后,众多投资者纷纷在杨迪微博下喊话,认为其身为代言人有责任和义务给大家一个交代。

对此,杨迪回应,自己不是这款App的代言人,这只是帮助电影宣传方录制的宣传视频,并未收取任何费用。

虽然杨迪不是官方代言人,但其行为确确实实为品牌方起到了推广引流的作用,在社会层面造成的影响责无旁贷。

明星作为公众人物,其言行举止都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一旦为他人站台,就相当于用自身信誉为他人“背书”,这绝不是一句“碍于情面”或“不知情”就能推卸干净的。

曾经购买过此类祝福视频服务的企业负责人透露,有很多人苦于自己的品牌知名度不高、销路窄,就会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一些名气比较大的明星为其品牌做宣传。

业内人士也认为,明星为个人拍摄祝福视频,在本质上就是一种广告代言行为,如果明星在视频中提及企业品牌,形成宣传效果,就成了变相的广告,应该纳入广告法的管理范畴。

明星头顶的光环是公众授予的,若其不好好珍惜自身的羽毛,随意利用自身的知名度和商业价值为某些有损公众利益的企业“站台”,就不要企图妄想能一次又一次获得大众信任的豁免权。

唯有让当事人为自身的过失行为付出代价,才能深刻记住——只要给钱,什么都能拍,到头来只会害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