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行科技董事长群聊引股价8天涨150% 持续亏损称12万张H800卡仅上线张

11月1日,超算云服务和算力运营服务提供商并行科技登陆北交所,到11月10日收盘,8个交易日,公司股价累计上涨近150%,其中7日单日猛涨近30%。

期间,一张署名并行科技董事长陈建在微信群里的聊天截图被疯传,称并行科技“算力服务已经上线卡在逐步上线中”。在AI算力的芯片“一卡难求”之际,上述消息立刻点燃市场。随后,并行科技收到北交所问询函。

11月9日晚间,并行科技在问询函回复中,确认了上述截图的真实性,聊天记录的具体日期为2023年7月2日。几个月前的聊天记录为何此时突然被曝出?

对于算力问题,公司表示,与传闻相比,A系列GPU卡已上线数量较为接近,但H系列GPU卡资源上线张的计划预期。

当前,并行科技仍处于亏损状态。对于H系列GPU卡供应不足的情况,公司称,当前GPU资源的服务能力可覆盖在手订单的需求量。

11月1日,超算云服务和算力运营服务提供商并行科技正式登陆北交所,发行价29元/股,上市首日收涨51.72%,此后两天平稳表现,11月7日突然猛涨近30%。

伴随着并行科技上市,一张署名并行科技董事长陈建在微信群里的聊天截图被曝出,称公司“算力服务已经上线卡在逐步上线中”。

随后,北交所迅速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就上述相关情况进行核查,说明前期是否就相关信息进行披露等。

并行科技回复称,市场传闻涉及信息为公司董事长陈健于公司新三板挂牌阶段的停牌期间(具体日期:2023年7月2日)在个人微信群的聊天记录截图。该微信群为科技行业动态交流群,发布该信息为业务交流性质,同时邀请潜在客户试用GPU算力产品。

事实上,此前的11月2日,并行科技曾接受多家机构调研。11月7日披露的相关记录显示,当时就有投资者针对网传的公司有1万张A800卡,在会议上提问。

而对于市场关注的算力问题,并行科技披露称,其A系列卡在共建模式及外购模式下已上线月份正式发送合作意向书对应的A系列卡为3000张)。H系列卡方面,2023年7月和8月,公司先后与多家云服务商和服务器厂商确定合同关系或采购意向,计划采购量合计约为12400张H800卡。目前,公司的H系列卡在共建模式及外购模式下已上线张。

根据并行科技的说法,其A系列GPU卡资源已上线数量与市场传闻不存在重大差异,但H系列GPU卡资源上线数量不及预期计划。

出现1.2万张和128张的差异,并行科技称是因H系列GPU卡资源处于紧缺状态,H卡系列产品采购受到出口管制影响。

受被问询的影响,8日并行科技股价下跌2.76%,但9日继续大涨9.13%,到11月10日收盘报72.20元/股。上市仅8个交易日,并行科技股价累计涨幅已达149%。

据招股书显示,并行科技成立于2007年,2016年11月挂牌新三板创新层,作为云计算细分领域超算云的龙头企业,公司主要提供超算云服务,并提供超算软件及技术服务、超算云系统集成、超算会议及其他服务。

财务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并行科技的营业收入持续增长,而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持续亏损。

其中,2020年至2022年,并行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3亿元、2.20亿元、3.1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95.78万元、-8168.21万元、-1.14亿元。可以看到,这三年间,公司营业收入增长,而净利润亏损在扩大。

2023年前九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3亿元,同比增长70.84%,净利润亏损5196.67万元,同比减亏35.95%。

对此,并行科技解释称,一是因为公司超算云业务尚处于成长期,营业收入规模偏小;二是公司持续加大市场推广和研发投入力度,报告期内,公司销售及研发费用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55.31%、57.33%、48.22%及30.65%;三是公司相关技术服务成本保持较高水平。

超算云服务是并行科技收入的主要来源,营收占比在80%左右。该业务的收入来源于向客户提供算力资源及服务。目前算力需求爆发式增长,算力资源供给短缺,采购成本上涨,算力租赁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

在问询函回复中,并行科技表示,公司算力资源储备情况及H系列卡上线量不及传闻预期,不会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2023年前九月,GPU资源所形成的超算云服务收入约为7000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比重约为21%,总体上占比不高;在手订单方面,公司当前GPU资源的服务能力可覆盖在手订单的需求量,预计能较好地服务当前在手订单用户。

并行科技还表示,鉴于供应链整体处于紧缺状态及出口管制影响,作为人工智能等下业高性能计算需求的替代措施,公司一方面将积极拓展市场存量的资源及算力设备供应渠道;另一方面公司加快推动国产算力设备与公司算力网络调度平台的适配和调优工作,以进一步减少H系列GPU卡因供应不足对公司经营产生的影响。